今天看到HQ同学说排球,就想起我们的足球来了。

我们的足球队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记不大清楚,但是成立足球队的提议是在我们的第一次班会上。

球队是我们的骄傲,因为我们的战绩让每个人都引以为自豪。前两年几乎没有输过,这其中包括与某些院队的交手。正式或非正式的比赛中,我们曾创下过14:0的战绩。那个时候的我们,几乎是带着目空一切的眼光睥睨球场,真有点独孤求败的味道。后来偶尔有些败绩,但是为数不多。于是球队的战绩成了我们开展文体活动到位的一大亮点,被多次写进班级工作报告或者是团支部工作报告。

有一些铭刻在心的比赛有必要在这里回忆一下。时间虽不算久远,但有些记忆却已经模糊,所以只能用概略的词句来追忆那些燃烧的激情。

和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院队踢过一次,赢了。我们一下子多了个吹嘘的案例。

和机械工程学院的国防生在雨地里的一场球赛,比分是3:0,更助长了我们的嚣张气焰。

大一下学期的某次体育课,同一时间上课的另外一个班叫嚣着找我们挑战,他们的老师是专门带足球队的其中一个,结果那次比赛我们踢出了5:1的成绩。这丢失的一个球是在我们老师的授意下照顾对方面子故意漏进去的,而当时的我们年少轻狂,故意将这个球漏的非常明显,有意地打击对方,让对方得了分却更郁闷。就在那一次比赛上,小丁被誉为“钢门”。

和留学生的几次比赛。只输过一次,但是丢脸的是,这一次输的令人无地自容。因为比赛前一天,我们贴出了精心设计的海报,“擎得倚天创辉煌”、“前几日的国家队输给了韩国,上个月的比赛国家队输给了日本,这一次我们会将将改写”、“泪水不在,泪水不再”……诸如此类的狂妄字句以大大小小的字体煽情而趾高气扬地出现在海报上,据说韩日留学生们还专门揭了一张回去研究。结果是我们输了,很郁闷。到现在还不知道原因所在,似乎是他们突然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菲律宾的吧,记不大清了。因为海报的原因,那天去的观众很多,刚开始有人喊“15班,加油”,再后来是“信工加油”,到了下半场干脆变成了“中国队,加油”。球赛结束后,我们很羞愧地站成一排,对观众鞠躬致歉。那次比赛,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以我们球队为主力的专业球队参加本院各专业之间的足球联赛,和电子对阵,结果不可思议地输了。尴尬,太尴尬,让计科前四个班捡了个大便宜,武宗品的嘴都咧得合不拢了。

而计科前四个班的主力班级——四班,球队成员技术精湛,整体实力强大,一直自称信工最强队。我们终于和他们进行了一场生死较量。第一场较量踢得很辛苦,但我们还是胜了。我们没有观众,因为我们班没有女生,七八十来个女生都是他们班的拉拉队,卖劲地为他们呐喊加油,我们似乎很悲哀的样子。结束之后,我们再次狂妄而轻松地笑看他们对着那七八十来个女生鞠躬谢罪,然后幸灾乐祸地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第一场的胜利奠定了我们的心理优势,此后的几次对阵,也是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此后某天,武宗品同志扒着我的肩膀说,“什么时候咱们信工最强的两支球队再踢一场啊?”我嘿嘿一笑,纠正道:“是信工最强的球队和信工第二的球队踢一场。”现在想来,真是好笑。

大二暑假金工实习其间我们班内宿舍之间进行了单循环赛。比赛搞的很正式,有细则,有积分榜,有入场式,连裁判都统一着装。入场的时候,我们挥舞着双手,一边击掌一边进场,向场外涌动的观众席微笑致意,貌似我们身在万人体育馆,很多人在看我们比赛的样子。而实际上,因为当时是暑假的原因,场外根本没有一个观众。我们的疯疯癫癫,我们的无厘头,在这里得到了深刻的体现。最后的颁奖仪式上,我貌似很正式地说,感谢这次比赛的倡议者、组织者、参与者和支持者,好像是多么大型的体育盛会一样。当我们一边吃着作为奖品发给我们的西瓜时,当我们把MVP的可口可乐使劲摇晃之后当香槟喷洒时,如此种种足以诠释我们所有盛放的青春。

毕业告别赛在班级内部进行。比分记不住了。而到了这个时候,比分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了。我们洁白的毕业文化衫、迷彩色的短袖、还有我们火红的队服在新落成的绿茵场上交相辉映,以这样一种方式为我们的大学岁月拉上帷幕。球赛后,我们每个人都又射了几脚门,似乎想把那无限惆怅的留恋全部射进球网,留在这洒下汗水的球场上。我们抱着两个大西瓜,提着破烂不堪的球鞋,张牙舞爪地对着镜头大笑、喊叫,连同盛夏炽热的阳光永远定格在了离别的胶片中。

毕业告别赛时偶有不甚精彩表现,耗子语,“可圈可点”

赛后我们在四期吃西瓜

毕业告别赛后,我们在球场合影

这些是比较重要的、较正式的球赛,还有一些平时大家自己玩玩的场景就更多了。有一次我们分成两拨,5vs5,说好谁先进5个球另外一方就得请吃晚饭加可乐,可是很快5个球就进完了,于是有变成6个球定输赢,再到7个球定输赢,最后7个球还没进完,突然狂风大起,南边的简易球场上突然飞沙走尘,我们慌慌张张地带球往宿舍跑,结果还是被浇了个落汤鸡,路上还被某女生楼不人道的女生耻笑了一番。还有一次是某一个下着大学的下午,我们穿着单薄的球衣到操场去踢开来,地太光滑,人比球跑的还快。踢完之后,头发都结成冰了,可是看到球鞋被雪地洗的如此干净,于是我们开始得意地笑。

那么为什么,我们大多数时候总是能赢得比赛呢?有很多次对手的实力比我们要强。说到底就是我们敢打能胜,我们能拼,我们体能好,我们就是和你拼体力,先不让你进球,等到你体力耗尽、动作严重变形的时候,就是我们发威的时候了。我们能拼,是因为我们从不惧怕,不但不惧怕对手,更不惧怕飞来的足球,多少次我们在危机时刻,用我们那“单薄”的身躯,用我们那“稚嫩”的脸庞直面飞来的足球、正视淋漓的鲜血。这一点,以小帅为代表。除此之外,我们配合到位,有大局观念。除此之外,我们各个防线都有一个较强的领军人物:前场的Dragon.Guo、中场的小磊、后卫线上的耗子,还有我们的“钢门”小丁。

我将永远珍藏那样一件红色的球衣,鲜红的西班牙国家队队服。记得当初我们集体买球衣的时候,商量了很久,最后挑了这样一种热情洋溢的颜色。我们多次把它比作火焰,在绿茵场上飘动。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