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卫视的《中秋奇妙游》晚会,周深一首《若思念便思念》以其优美的词曲和演绎,感染了许多人。

接连听了好几遍,不得不感慨,这是一部好作品。

好作品必然是有灵魂的作品。这首歌曲的灵魂,便在于它反映了“客从河洛来”这一深厚的文化主题,正因为此,它散发出来深厚的故土情怀,让人闻曲泪满襟。

故乡这个词,有三个层面的涵义。

第一个层面,是地理上的故乡,也就是它字面的意思,就是我们小时候生长的地方。

第二个层面,是心灵上的故乡,是内心情感世界上的向往和寄存,因为认同而将某个时空(而不仅仅是某个地域)作为心灵的皈依。它可以是地理上的故乡,也可以不是。

第三个层面,是文化上的故乡,是带有历史性、群体性和文化性的发源地。“老家河南”,讲的无疑就是这个层面上的故乡。它同时兼容了地理故乡和心灵故乡的内涵,但却比二者之和更为宽广和厚重。

《若思念便思念》反映的“客从河洛来”这一文化主旨,描摹的便是这第三层面上的文化故乡情怀。很多年轻一代的客家人,对河南并没有直观的认知,也从未到过河南,只是从父辈口口相传的一些只言片语中,了又或者是从其他的渠道了解到客家人是从河洛迁徙而来,便一下子被这种深沉的故乡情结击中心灵。

从B站上年轻人在这个节目视频下面的评论,便可见一斑:

网友“两语三言哎”:这首歌后劲忒足了!被快时代簇拥着向前走的我,已经很久没有意识到自己客家人的身份了,听完真的勾起了很多惆怅,不管物质如何发展,我们也不能忘了祖宗的根呐~

网友“缘已淡”:被河南卫视感动了!我从没到过河南,但自小就对河南的各个地名总有一种亲切感,后来上大学、工作了,对河南的同学和朋友说我是客家人时,不少人对客家却很陌生,还有的以为是一个少数民族[大哭],现在河南卫视想起我们客家人了[大哭]我们客家人春节时在正屋大门上贴的春联不是各种吉祥如意的句子,而是祖籍郡望,祖宗门第。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去新乡比干庙拜祖宗!

网友“rainystar92”:广东客家人感动哭了[大哭]
族谱和家中老人都说,我们是来自中原河洛地区的名宦世家后裔,一步步南下,至明代开始定居岭南。这次河南卫视晚会的策划真的有心了!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中原故乡先祖的惦念,再加上又是请周深来唱这首歌,顿时哭出来[哭泣]
感谢河南卫视,感谢深深!

河洛故土,老家河南

节目一开头,便是一轮明月从石窟和关隘代表的洛阳,漂移向土楼等建筑代表的客家现主居住地,明月在移动时慢慢由缺变圆,伴随着客家话“月光,出来了”的画外音,让不少人感慨“只此几秒已破防”。

这段寥寥数秒的镜头,穿越时空,让人感叹客家人悲壮的历史、独特的民风,也把古代与今天、洛阳与南国、血脉与亲情连在了一起。

何谓“客家人”?客家人,一般认为是他称,也就是当地人对这些从中原地区迁徙而来的族群的称呼,取“客居”之意。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民族学家罗香林先生概括为,“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汉民族独特稳定的客家民系,他们具有共同的利益,具有独特稳定的客家语言、文化、民俗和感情心态。凡符合上述稳定性的人,就叫客家人。”

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在《客方言•序》中说道:“广东称客籍者,以嘉应诸县为宗”、“大氐(抵)本之河南,其声音变与岭北相似。”

历史学家朱绍侯教授在《河洛文化与河洛人、客家人》中也讲道:“在每一次北方人南迁的潮流中,河洛人都占绝大多数。
由此可见,河洛人是客家人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所说的“客家人根在河洛”,其原因也在此。

中国历史上有三次大规模的文化、经济中心的转移,文学界一般皆描述为“衣冠南渡”。而客家人共有五次大规模的迁徙运动,这其中的前三次,正是在三次“衣冠南渡”的大背景下进行的。

第一次大迁徙在西晋末年,“八王之乱”致使胡人南侵中原,酿成“永嘉之乱”,汉人大举南迁至湖北、安徽、江苏一带;还有一部分顺赣江进入赣南。

第二次大迁徙发生在唐朝“安史之乱”后,中原灾荒连年,爆发了农民起义。战乱所及,正是第一次南迁汉民分布的地域,客家先民的大部分就南迁至赣南、闽西、广东东北的三角地带定居。

第三次大迁徙,发生在宋朝“靖康之耻”后,宋王朝迁都临安(杭州),黄河流域的汉人为躲避战乱,又一次渡江南迁。后来元兵向南进逼,赣闽粤交界处成为宋、元双方攻守的战场,早先迁入此地的客家人,为寻求安宁的环境又继续南迁,进入粤东的梅州、惠州一带。

而第四次和第五次大迁徙,分别发生反清复明运动和太平天国运动失败的大背景下,起义失败后义军受到剿杀,百姓纷纷逃匿,动乱使得客家人开始了大迁徙,分别迁到广西、湖南、四川、海南,甚至飘洋过海去谋生。

客家人迁徙的过程中,也在各地留下了深深的印迹。我们常说的“客家四州”,包括广东惠州、广东梅州、江西赣州、福建汀州,便是这些地域的典型代表,都在《若思念便思念》节目一一闪现。这些地方在飘摇的历史长河里,见证了客家文化发展的脉络,成为广大客家人地理、心灵和文化上的故乡。

而故乡的源头,正是河洛大地、老家河南。

大量的历史典籍、族谱志书、遗址碑文等,都记载和佐证了客家先民由洛南迁。

作为汉魏晋洛阳故城的南大门,大谷关留下了汉人南迁的足迹。在西晋末年洛阳陷落后,大批士族、百姓扶老携幼,披星戴月,风雨兼程,穿越大谷关,踏上了千难万险的南下之路,自此起,遍布世界各地的客家人自称“河洛郎”。

在得知了客家文化与河洛文化的历史渊源之后,当再次看到节目中龙门石窟和福建土楼在明月下遥相呼应的场景时,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天涯共此时”。

生生不息,文脉相传

歌中唱道:龙门山,听到雁归南。故楼圆,北望有炊烟。

龙门,即洛阳龙门。杜甫曾以地为名作诗《龙门》(又名《伊阙》):

龙门横野断,驿树出城来。 气色皇居近,金银佛寺开。 往还时屡改,川水日悠哉。 相阅征途上,生涯尽几回。

这首诗,节目中专门给出场景体现:

留在龙门的人,在秋日雁阵的嘶哑哀鸣中,想起了南迁的亲人。客家土楼里,又有多少双眼睛向北方张望,似乎看见了故乡的房舍与炊烟。

豫州夜渐远,人在丹霞南。中秋夜月圆,最苦是相思。

节目中还有一个镜头:周深站在台阶上,旁边是“独立苍茫外,吾生何处家”的诗句。而他目光所向,则是一行人,荜露蓝蒌地行在迁徙的途中,路的前方,则是客家土楼所在。

这两句诗,则源自宋人萧立之的诗《茶陵道中》,全诗如下:

山深迷落日,一径窅无涯。 老屋茅生菌,饥年竹有花。 西来无道路,南去亦尘沙。 独立苍茫外,吾生何处家。

日落时分,诗人在深山中迷了路,面前这条路幽深杳然,不知道通向何处。路边的茅草屋都长满了蘑菇,饥荒之年,连竹子都开花了。往西边去,没有道路,往南走,也是一片黄沙。一个人站在这苍茫世界,哪里才是家呢?

元人灭宋,诗人萧立之就成了南宋遗民。国破家亡,生出穷途末路之感,才有这走投无路的沉痛哀思。

河洛大地是客家之根,也是客家文化之源、文脉所系。《闽书》记载:“永嘉二年,中原板荡,衣冠始入闽者八族,所谓林、黄、陈、郑、詹、丘、何、胡是也。”这些姓氏起源,也被制作成节目中的一个场景。

“君从哪里来,来自黄河边。”生活在南方各省和海外各地的客家人,讲河洛话,建洛阳镇,修洛阳桥,世世代代怀念着故土,还撰写了很多反映客家文化的诗词,节目中进行了摘录,也让人感怀喟叹:

南国山乡,客家溯源。——《沁园春·客家魂》

筷子巷前,寄多少苦旅。——《莺啼序·客家溯源》

岂是空怀旧日,应识先民足迹,翻过那山头。——《水调歌头·滕王阁遣怀》

还似童年秋月好,蓦然回首辨乡音。——《七律·客家姑娘》

客家先民南迁的历史,已经远去。千年之后,当我们生逢盛世,自然不能亲身体会客家先人经受战乱动荡,在迁徙之中的惶恐苦痛和抵达客乡的生疏难耐,但我们可以体会,当人口过亿的客家人回望来时路,在拜祖、寻根的心灵之旅中,那祖祖辈辈世代相传、烙在基因里的中原印记,和生生不息的故土情怀。

当代客家创造的业绩,有目共睹。虽然扎根南国,飘泊海外,而源出北方的客家文脉,根在河洛,情系中原,正是血浓于水、割舍不断的深厚情感。

山河一统,举国团圆

如果从历史和民族的角度发问:当今中国人最宏大、最深沉的乡愁在哪里?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台湾。

那湾浅浅的海峡对岸,也生活着四百多万客家人,主要分布在桃园、新竹、苗栗一带的丘陵地。学界认为:早期客家人去台湾,大约在清朝平定台湾之后二三年间,即康熙二十五、二十六年(公元1686-1687年)间。那时海禁初开,闽粤人民因受生活环境所迫,大量东移赴台谋生。

这也是不少网友在问:为什么《若思念便思念》节目中,在展示“客家之源”、“客家四州”之后,又给出日月潭镜头的主要原因。

据说,在台湾地铁上有四种语言的广播报站名,一是国语、二是英语、三是闽南语、四就是客家话。

近年来,台“行政院”还成立了客家委员会,举办了“客家桐花祭”、“台湾客家文化艺术节”,并创设“客家电视频道”。

有一本书《台湾的客家人》,着墨“客从何来:漂洋过海渡台苦”“扎根台湾:耕读垦殖创业艰”“客家之光:群芳璀璨宝岛星”“慎终追远:两岸客家交流亲”四个方面,详细介绍了其历史和现况。

全球客家本是一家。周深放出的小船上,写满了“南阳”“汝州”“开闵”“紫云”等地名,都是客家人迁徙和定居的地方。

而节目中展示的书法、饮食、孝道、思乡、祭祖等,则是所有客家人和中华民族共有的文明,是全球华人儿女的根与魂。

当河洛文化与客家文化遥相呼应,周深高声吟唱的瞬间,我从满屏的“山河统一”弹幕里,看到年轻人对国家和民族最深刻的眷恋。

我相信,这一刻,不管是不是客家人,不管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不管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都能感受到充溢在屏幕之上那种浓烈的同胞亲情。中秋之夜,我们对游子回到母亲身边的期盼,再一次充满了每个中国人的胸腔——

“期盼你回到身边
人若思念便思念
终会相见……”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