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

舞会是大学校园里常见的娱乐活动,一般是在周末的晚上。在郑州大学的新区,当沁春园三楼的彩灯闪烁,那就是舞会开始了。

大学时的我,比现在要吵得多,尽管这中间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但这吵也只是在熟人圈子里。到了舞会上,我几乎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女生跳过舞。说来可能很多熟悉我的人不太相信,因为在大家看来我的交谊舞跳的还不差,自然应该是久练出成果。久练不假,但基本上都是和老党、欣宝他们同去。常常是老党见两个女生在一起跳,就将她们给拆了,拉了其中一个,那另一个自然就是与我跳了。或者是几个大老爷们一起跳。说来惭愧。

- 阅读剩余部分 -

虽然工作室的正式名称是“自在行”,可是朋友们和我们自己却都更喜欢叫它"FreeGone"。汉语的内涵丰富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具体到这里,似乎FreeGone比自在行包含更多的涵义,而且朗朗上口一些。

工作室的实际业务开展时间有两个月。我们推出三项业务:毕业纪念册、毕业光盘和毕业纪念文化衫,主要的工作有两块:平面设计和推销我们的服务。而对于后者,我们是没有任何经验的。而在工作室成立之初,我们都明白不会赚到什么钱,但是为了探索我们还是选择了做。事实证明了我们这个工作室的价值,一些班级做了毕业纪念册,辅导员和同学们都很喜欢,最重要的是,我们帮助他们留下了一本很有纪念意义的个性化册子,而这册子的意义我不说相信大家也想的到。在这里感到很惭愧的是,由于机器故障以及后来停电的原因,机械工程学院一个班级的纪念册直到6.30才生产出来,部分已经离校的同学我们采取快递的方式邮寄过去,部分同学选择了留校等待。02级的同学应该知道,28日学校已经清宿舍了,让他们等这么久,真的是不好意思。

最后盘完帐,我们三个人一共赚了一千零几十块钱。远不如利用这十分之一的时间做几个网站赚的多。而我想,FreeGone的意义不在于此。

现在是7.1的早上6:30,我一会就要走了,告别郑州大学这留下了我们青春与热情的土地,奔赴火热的军旅(我们三个是国防生)。在单调的军旅生活中,我们会时常想起这段日子,想起因业务而结识的朋友们,想起夏夜别人看世界杯时我们的奔忙,想起我们办的几场主题舞会,想起一本本纪念册上镌刻的我们那已经流逝的青春……

再见,郑州大学。我们来过,FreeGone来过。

鸣谢:
郑州大学信息工程学院2002级十五班
郑州大学数学系学生会2002级成员
郑州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机械设计与自动化1班
郑州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机械设计与自动化2班
郑州大学文学院2002级对外汉语班